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6歲女孩高燒不退,淩晨陪診的竟是8歲的哥哥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6歲女孩高燒不退,淩晨陪診的竟是8歲的哥哥 觀看人數:2829  

 

媽媽不願回家,唯一能照顧他們的爸爸抱著酒瓶子不放眾人皆醒,獨醉了誰?

6歲女孩高燒不退,淩晨陪診的竟是8歲的哥哥

方師傅(右側)抱著諾諾,浩浩提著兩袋藥物和食品(好心人送的),阿宇在給周邊的人分煙。

6歲女孩高燒不退,淩晨陪診的竟是8歲的哥哥

“我是鹹蛋超人!”

6歲女孩高燒不退,淩晨陪診的竟是8歲的哥哥

阿宇家門口的部分空酒瓶。

6歲女孩高燒不退,淩晨陪診的竟是8歲的哥哥

“哥哥,來幫我擰毛巾咯!”

昨天淩晨近1點,市二醫院的輸液室裡,一個6歲的小女孩正打著點滴。

她叫諾諾。短發、肉嘟嘟的臉、蓋著小熊圖案的毛毯,諾諾睡得很沉,和其他生病的小朋友沒什麼不同。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和別的小朋友不一樣的是,諾諾身邊沒有家長陪著,陪著她的是她年僅8歲、才上一年級的哥哥浩浩。“妹妹昨天晚上就發燒了,今天一早還在發燒。我向老師請了假,因為我要看著她……”

跟著120急救車把兄妹倆送到醫院的是鄰居方師傅:“送來的時候體溫40.2℃,我嚇了一跳。”

孩子燒得那麼厲害,家裡大人呢?

“他爸又醉得不行了,只能由我陪過來……”方師傅的話讓在場的人都驚呆了……

“不能自理”的爸爸

盡管不停地打哈欠,浩浩的目光卻幾乎從不從熟睡的妹妹身上挪開。

過了大約10分鐘,一個戴著眼鏡、穿著黑色上衣和短褲的男人走進了輸液室。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他叫阿宇,是兄妹倆的爸爸。阿宇的背部和臀部有一大片明顯的白牆灰。“大概剛才趕得急了,在哪兒蹭到的吧。”

阿宇的臉又紅又油,說話時,嘴裡散發出一股夾雜著酒氣的黴味:“還是要謝謝鄰居,我喝成這樣,多虧他幫忙把孩子送來。”

“知道孩子發燒了嗎?”記者忍不住問。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怎麼不知道?昨晚就發燒了。”

“那怎麼拖了20多個小時才送醫院?”

“我醉迷糊了,自己都歪歪扭扭,怎麼送孩子呢?”阿宇的理由真是讓人“無法反駁”。

前天夜裡10點多,阿宇還在喝酒,浩浩再三提醒“妹妹身上太燙了”,他這才跑去找方師傅,說自己沒力氣送孩子去醫院,請方師傅幫忙跑一趟。

只能自理的兄妹

點滴打完了,諾諾的體溫暫時控製住了。方師傅抱起諾諾,走出醫院,浩浩拎著兩袋好心人送的食物跟在後面。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阿宇的手也沒閒著,他摸出香煙,給周圍幾個人挨個遞了一根。

將孩子送回位於甘長苑的出租房後,方師傅在阿宇家門口站了一會。他面部肌肉抽動了幾下,想說什麼,卻沒開口。

阿宇大概是反應過來了,請方師傅進門再坐坐,方師傅拒絕了:“太遲了,我回去睡了,你少喝點吧,把孩子管好。”

穿過過道時,方師傅不小心踢倒了一個空酒瓶。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他回頭看了看阿宇的屋子,搖頭離去。

“早點睡,管好妹妹。”昨天淩晨1點35分左右,阿宇這樣命令浩浩。

浩浩幫妹妹把被子蓋好,說了句“爸爸,那我們睡了”,之後便再沒說話。

上周開喝的“小酒”

孩子睡了,記者進屋和阿宇聊了起來。

這是一間四四方方的屋子,有一個開放式衛生間,1.8米進深的雙人鋪佔據了大半個屋子。

阿宇是安徽人,2005年來杭。他說自己賺到過錢,也虧掉過錢,虧得最大的一筆是砸在了“彩票事業”上,16萬元。

他又說自己做過金融理財,結果,小舅子的一筆財被他理沒了。“老婆居然怪到我頭上!”阿宇很是不忿。

後來,夫妻倆鬧得不可開交,去年年底開始,妻子就沒怎麼回過這間屋子。

阿宇說,那時起,他就“偶爾”喝兩口小酒。而記者看到的是,屋裡屋外躺著12個空酒瓶——那種單價幾元錢的100克裝高度二鍋頭。

“最近這頓酒是上周六開始喝的,就是想喝,睡醒了再喝……”說著話,阿宇又抿了一口酒。

“大名鼎鼎”的病人

昨天早上,記者不放心,再次來到阿宇家中。

孩子還在沉睡,模樣天真、無辜,卻又很滿足。

房間裡有2張小餐桌,其中一張餐桌上放著四五個碗,盛的都是殘羹冷炙:鹹菜、鹹鴨蛋、拌面……

“這些啊?前天的?昨天的?噢,不,好幾天了……”阿宇也說不清這些東西放了多久。

桌上還有一堆市七醫院的診斷書,但阿宇堅稱,自己沒精神病。

診斷書顯示,阿宇有酒精性精神和行為障礙,有飲酒史20年,最近3年酗酒嚴重。而首診記錄顯示,病史陳述者是阿宇的妻子,醫生備注為“可靠”。

“喝酒又沒事,真的。”一提到酒,阿宇順手拿起桌上一瓶二鍋頭,喝了個底朝天。喝完後,他點起了一根煙。可能覺得還沒喝過癮,他又搬出一壇楊梅燒酒。

阿宇喝酒到底喝得有多離譜?轄區派出所說他是“大名鼎鼎”:“去年一次酒後打老婆,這才被送去七院治療。”

鄰居的話可能有些誇張,但也八九不離十——阿宇這個人,24小時裡有23個小時處於醉酒狀態。

令人心酸的維護

諾諾醒了,開始搖哥哥。阿宇嗬斥:“不要搖醒哥哥!”

記者上前摸摸諾諾的額頭,還是很燙,用體溫計一量——38℃!

浩浩還是醒了。“哥哥,來幫我擰毛巾。”兄妹倆一起去洗臉,諾諾顯得很開心,“哥哥,你擰毛巾的水滴到我手上了。”

阿宇給浩浩的老師打電話:“昨天酒喝多了,不好意思,有點事情,再請一天假。”

“啊?”老師的語氣雖然驚訝,但三言兩語間,浩浩請假的事情便搞定了。

“浩浩,你給大伯打電話,叫他打1000元錢過來,說你妹妹要看病。”阿宇對浩浩說。

“大伯上次說要錢得你自己打。”浩浩低著頭,不肯打電話。

“哥哥疼我,爸爸喝醉酒,哥哥幫我擰毛巾,晚上幫我倒水洗腳。”諾諾看來什麼都不懂,依然一臉幸福,“爸爸經常喝醉酒,有時候不開心了喝得更醉。媽媽從上次出去後,好久沒回來看我們了。”

然而,浩浩卻極力維護爸爸的尊嚴:“爸爸沒有經常喝醉酒……”

不肯放下的酒瓶

阿宇也有思路清晰的時候。他說,孩子他媽不肯露面,自己又沒有社保,所以才一直喝酒解悶。

之後,阿宇自己打電話給遠在廣州的哥哥:“諾諾發燒好幾天了,能不能打1000元錢給我?”哥哥在電話裡將阿宇狠狠訓斥了一通。

接著,阿宇又打電話給另一個人,對方對阿宇的話將信將疑。無奈,記者接過手機解釋。

“他又喝酒了?神經病!”對方十分震怒,“我馬上來!”

阿宇繼續喝酒,那壇楊梅燒酒已見底,他便倒出幾顆楊梅來。

記者實在看不下去,奪過酒杯,勸他不要再喝。沒想到,他惱怒地奪回酒杯:“沒事,我朋友會送諾諾去醫院。”

“你的女兒,自己不管?”記者終於忍無可忍……

那一邊,諾諾和浩浩吃著從冰箱裡拿出來加熱的包子,很開心。浩浩咬破2個包子,露出中間的豆沙餡,然後擋在眼睛前面:“我是鹹蛋超人!”

諾諾咯咯地笑著,讓哥哥重復這個動作……

“不用洗”的臉

接到電話趕來的是諾諾舅舅的同學,嚴格意義上不算阿宇的朋友。

“我是看在兩個孩子分上……”這位朋友幫諾諾和浩浩穿好衣服。

阿宇又抱起壇子倒楊梅燒酒,沒倒出來。於是,他拿起一瓶二鍋頭,對著瓶子喝。

“你幹什麼?”朋友怒了。

“我喝酒啊。”阿宇輕描淡寫。

“喝什麼喝!”朋友一巴掌把酒瓶打飛,瓶子碎了一地——其實,瓶子裡幾乎沒酒了。

阿宇突然想起自己還沒洗漱:“我去刷個牙。”

“臉就不用洗了!”朋友冷冷地說。

“為啥?”

“你都不要臉了,還洗它做什麼?”

……

記者用采訪車將諾諾送到了省人民醫院,38.5℃,她還在發燒。

阿宇的另一位朋友急匆匆趕到醫院,見到記者就問:“孩子他爸呢?看到他,我非扇他兩個耳光!”

諾諾去做化驗了,浩浩在醫院椅子上睡著了,來醫院的路上,他一句話都沒有說……

參考來源:http://www.toutiao.com/a6420863761586372866/

sponsored ads
sponsored ads
 

 

 

轉發 分享 是一種境界

文章尾

熱門推薦

熱門推薦

 Facebook 粉絲 留言版

01廣告刊版插入



這裡滾動定格

關於 EZ生活


EZ生活 一個創新多用戶部落格平台。網友可以在這裡免費創建自己的部落格頻道!分享學習的經驗。

華人最大的內容分享平臺!

重要聲明:ezp9.com分享生活網,本站所有文章由會員即時發表,本站對所有文章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所有文章內容只代表發文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發文者擁有在ezp9張貼的文章。 由於本站是受到「即時發表」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文章,如有不適當或對於文章出處有疑慮,請聯絡我們告知,我們將在最短時間內進行撤除。
若有任何文章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瑱妥 著作權侵害通知書 ,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刪除或修正。
若文章或是內容有問題請 | 聯絡我們 | ,我們將會第一時間優先處理。
使用注意事項使用規則Facebook隱私權條款隱私條款侵權舉報著作權保護聯絡我們廣告合作模具管理